1. 首頁
  2. 金融科技

走向開放化的金融科技企業:丟掉包袱,輕裝上陣

  近幾年,在網貸監管逐漸嚴格、人口紅利消失及世界經濟加速融合等多種因素下,越來越多的中國本土金融科技企業開始選擇布局國際市場,一方面與海外當地的移動支付機構尋求全球合作機會,另一方面尋求其他金融領域的投資機會。

  根據此前CB Insights發布《2019金融科技趨勢報告》稱,東南亞和拉美兩大新興市場存在感日漸加強。2018年東南亞地區金融科技交易更是同比增長143%,金融科技企業融資突破110億美金。

  但如何在商業模式演變的潮流中找到自己的價值增長點,成為金融科技從業者必須思考的問題。

  轉型賦能開放平臺,頭部企業運營模式成行業焦點

  根據網貸之家最新數據顯示,截至今年9月,累計平臺數量6617家,其中累計停業轉型平臺數量3110家,累計問題平臺數量2861家,正常運營平臺數量僅646家。

  互聯網金融行業的強監管政策,對金融科技公司影響頗深,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將業務重心轉到數字科技領域。相比傳統金融機構,金融科技公司擁有用戶量、技術沉淀、運營解決方案等優勢,轉而成為技術服務提供商,賦能行業。

  根據財報披露的數據顯示,頭部幾家金融科技企業的科技員工占比都已超過半數:玖富(NASDAQ:JFU)超過60%的員工都是產品、技術和風控人員。趣店(NYSE:QD)的這一數據為45.9%,360金融(NASDAQ:QFIN)為55.09%,宜人貸(NYSE:)為40%,樂信(NASDAQ:LX)為41.7%,拍拍貸(NYSE:PPDF)為59.2%。

  人海戰術的摒棄,讓金融科技公司可以用最少的人實現最大的價值,以便在獲客、運營線上化,訂單處理智能化,引進大數據、人工智能,甚至區塊鏈等技術革新產品形態,而從外部市場來看,更直觀的則是每家企業關于科技化轉型的戰略提出及產品的布局。

  作為今年下半年資本市場上的新星,玖富在2019年初正式提出“T.E”科技賦能戰略,在數字技術體系建設上不斷加碼,全面開放技術資源,形成了場景、產品、技術、合作四大生態體系的全域賦能布局,并以玖富金融云、玖富超級數字錢包,玖富超級大腦為核心,打造三位一體的科技賦能模式,持續專注于云計算、人工智能、機器學習、NLP、區塊鏈等創新技術的研究,賦能場景涵蓋金融機構、旅游、婚戀、游戲等領域。

  玖富僅作為技術平臺,提供技術相關服務,賺取科技服務費用,避免了利息收入和風險收入,同時,不對保險公司提供反擔保措施,無需繳納保證金,平臺的資金均為玖富的運營資金,而非限制性現金(no restricted cash),這意味著玖富的貸款業務規模不受保證金杠桿率的約束,同時也意味著玖富的經營性現金遠多于擔保型模式下的經營性現金。

  趣店開始啟動開放平臺業務,為持牌金融機構和流量場景APP賦能,提供相對應的金融科技解決方案,另一方面,又要連接持牌金融機構和流量場景APP,將不同的用戶需求精準匹配給不同的金融機構。

  品鈦科技則選擇以SaaS+服務模式與金融機構一起開發智能零售金融軟件系統, 金融機構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部署和調整系統,做到對核心風控和每筆業務的自主可控。

  行業頭部公司的快速調轉船頭,讓整個金融科技行業開始走向開放化與智能化,同時帶動著整體金融服務的創新,這種創新也逐漸開始成為企業出海的“利劍”。

  劍指東南亞,用數字科技跑馬圈地

  作為歷來中國企業出海布局的重要節點,東南亞地區因人口眾多、金融基礎設施薄弱有著巨大的市場空間,同時又處在“一帶一路”倡議輻射范圍,成為金融科技公司海外戰略首選。

  2017年,品鈦與香港富衛集團(FWD)合資在新加坡成立了金融科技公司PIVOT。次年,又與大華銀行(UOB)合資在新加坡成立智能信貸技術公司華鈦科技(AVATEC)。

  今年上半年,品鈦在東南亞地區多個牌照相繼落地,華鈦科技在印度尼西亞的全資公司華鈦印尼 (Avatec Indonesia)已獲得印尼監管局的批準,成為其數字金融創新(Digital Financial Innovation)沙盒計劃的信用評分解決方案提供商,PIVOT則獲得由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頒發的資本市場服務牌照(CMS),可直接向個人投資者提供基于人工智能算法驅動的投資服務。

  和信貸的出海戰略同樣以東南亞為起點。公開資料顯示,和信貸于2019年8月成功進行了公司第一次跨境投資,以160萬美元收購了印尼消費分期貸款互聯網借貸平臺Musketeer Group Inc. 20%的股權。

  對比之下,玖富則早在2016年就開始布局海外業務,并于當年戰略控股了擁有證券交易、證券咨詢、期貨合約咨詢和資產管理四種金融牌照的老牌券商犇亞證券亞洲,隨后更名為玖富證券;2017年再次收購了擁有香港保險經紀牌照的裕通財富保險經紀公司并更名為玖富財富;在東南亞,玖富早早便在新加坡設立東南亞總部,2018年攜手SBI共同投資的印度尼西亞最大金融科技公司Investree。

  近期,玖富海外的布局更是繼續強化,賦能CIMB Thai(聯昌銀行泰國)上線“個人信用貸款”產品,提供大額、中長期個人無抵押借貸類業務,簽署銀行個人信用貸款以及汽車抵押/租賃的全面合作協議。

  聯合華為云,推出海外金融SaaS開放平臺,向東南亞以及海外的合作伙伴,全面輸出智能化、模塊化、即插即用型的高性能數字金融解決方案,以通過金融科技降低金融服務成本,幫助當地更好地開展數字普惠金融服務。

  中國金融科技企業的大舉“入侵”,讓東南亞地區一再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更是成為對一個企業未來發展預期的判斷依據,但在企業擴張與市場機會的背后,同樣伴隨著商業風險。

  根據《東南亞金融科技的現狀與發展報告》顯示,各國不同的監管文化、資金出海相對困難、國際型人才緊缺、本土化融入不易、數據隱私保護等問題,都是出海企業面臨的挑戰。

  如何在尋找雙贏的機會,平衡天秤,將是中國金融科技企必須要面對的難題。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jrkj/33416.html

江苏麻将有没有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