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生活互聯網

P2P網貸“大清退”提速,行業風險逐步出清

  全國各地監管紛紛出重拳,運營平臺數量較巔峰時減少超九成

  網貸行業清退進入攻堅期。11月初,互金整治領導小組和網貸整治領導小組近日聯合召開了加快網絡借貸機構分類處置工作推進會。會議明確,下一階段要堅定持續推進行業風險出清。監管透露,力爭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網貸領域存量風險化解。隨后幾天,廣州互金整治辦就披露了首批23家清退的網貸平臺名單。11月8日,重慶也宣布全面取締P2P網貸機構。

  廣州金融局相關人士表示,廣州市將繼續根據上級網貸整治工作的要求,持續開展網貸規模壓降及平臺清退工作。

  ■新快報記者 許莉蕓

  今年以來近四百家 P2P平臺清退、失聯

  網貸行業監管套利空間被徹底堵死。2018年12月底,互金整治辦與網貸整治辦聯合下發的《關于做好網貸機構分類處置和風險防范工作的意見》(下簡稱175號文)首次明確提出,機構退出作為主要工作方向,奠定了2019年行業清退轉型的主基調。

  事實上,在175號文下發之前,網貸清退工作早已開始。今年以來,網貸平臺清退步伐加速。據新快報記者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各地監管部門、行業協會已公布近四百家清退、失聯網貸機構名單,云南、濟南、四川、深圳、寧夏、青島等多地陸續發文清退、取締轄區內不合規P2P平臺,且清退地區還在擴容。

  上周,廣州市金融局官網披露了《廣州市互金整治辦發布關于網貸專項整治第一批自愿退出網貸業務平臺名單的公告》,公布了廣州市第一批退出網貸業務的23家平臺。6月14日,上海金融監管局發布公告,披露了上海市第一批失聯類P2P網貸機構共計99家。10月28日,深圳發布第四批12家自愿退出且聲明網貸業務結清的網貸機構名單,今年以來,深圳已有139家P2P網絡借貸機構自愿退出且網貸業務已結清。11月8日,重慶互金整治工作小組公告稱,重慶市所有P2P網貸業務均未經過金融監管部門審批或備案,重慶市P2P網貸業務一并予以取締,任何機構未經許可不得開展P2P網貸業務。

  在強監管下,網貸退出已經取得初步成效。第三方數據顯示,截至今年10月末,全國納入實時監測的在運營機構數量已降至427家,比2018年末下降59%,與2016年巔峰時期5000多家P2P平臺相比,運營平臺數量下降了90%多;借貸余額比2018年末下降49%,出借人次比2018年末下降55%;行業機構數量、借貸規模及參與人數已連續16個月下降。

  半個月前,央行金融市場司司長鄒瀾曾對媒體表示,今年以來,網貸風險整治工作取得了比較大的進展,力爭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網貸領域存量風險化解。

  推動大多數機構良性退出,機構要先完成兌付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7月的監管座談會上,首次提出了“監管試點”一詞,取代了備案一說。“用監管試點取代備案試點,最重要的不同就在于備案相當于發給平臺一張準金融牌照;而監管試點則可能將平臺裝入監管沙盒后,再觀察、運營一段時間。監管試點可能將在此前網傳備案試點基礎上更為嚴格。”接近監管人士如此表示。

  實際上,良性退出的程序十分復雜,因此如何成功清算退出對于所有平臺而言都是重中之重,因為一旦無法妥善處理,便可能會導致“一面清退,一面被警方立案”的尷尬窘境。推進會中就指出,下一步壓實股東、平臺的責任,推動大多數機構良性退出,有計劃、分步驟限期停止業務增量。

  目前已知的平臺退出要求中,各地均把清退作為一項必須完成的內容。據業內人士透露,其中北京、上海等地區目前的退出方案要求最為嚴格為100%兌付,而深圳等地區僅要求80%的兌付即可清退。半個月前,銀保監會副主席祝樹民曾表示,“北京、上海、廣東、深圳、浙江等重點地區,積極探索出一批行之有效的經驗做法,部分地區因地制宜,轄內機構已全部實現了良性退出。”

  “退出不存在合規風險,監管部門希望平臺能夠平穩退出。”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詩強表示,如果平臺隨意退出,導致投資者損失慘重,出現不好的影響,很容易被定性為非法集資。

  從以往的經驗來看,一邊清退一邊被立案的例子不勝枚舉。而如今,網貸平臺退出成為大趨勢,而以“監管試點”取代“備案試點”,則意味著更長期的審查與更嚴格的標準。有業內人士預計,在“三降”過后,存量規模小于1億元的平臺基本上不會有試點的希望。未來,網貸平臺真正能夠通過試點審核的或僅寥寥幾家。

  網貸行業再無草根創業空間,巨頭才能留下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shhlw/33541.html

江苏麻将有没有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