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生活互聯網

從Agora到互聯網——社交平臺對公共討論的影響與比較

【摘要】:從古希臘的Agora(廣場)到現代社會的互聯網,社交平臺都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公共討論的廣度、深度與效度。本文試圖從哲學和傳播學的不同角度,對比不同時代社交平臺的相似與相異之處,進而分析公共討論的傳承與變遷。從批判研究的視角出發,文章旨在通過對歷史經驗的總結為當代互聯網社交平臺的發展提供借鑒之處。

【關鍵詞】:廣場 互聯網 公共討論 社交平臺

“話語是真理、知識和權力的集中表現,是生活主體和對象能夠相互交融的地方”,福柯的這一論斷通常被濃縮為一個簡短的哲學命題——“話語即權力”。語言成為一種本體,而絕非僅僅是一個媒介,這在語言哲學中是一個前提條件,并且在現代社會的意見競爭中得以體現。本文所要探討的“語言的力量”,被放置于公共空間這樣一個特殊的環境中,并借助于各個歷史時期的社交平臺得以體現。

一、公共空間的建構

從歷史上看,中國社會似乎沒有公共討論的傳統,甚至很少有公共討論的空間。在長期的封建歷史中,我們沒有古希臘城邦中的Agora(廣場),也沒有近代歐洲流行的沙龍或“咖啡館”,對于言論的嚴密控制使得“議論”成為一個禁忌語。“哲學生于對話,死于獨白”,在柏拉圖的對話集中,這種“對話”通常涉及對城邦政治的討論,而在中國先賢的經典語錄中則更多的體現為一種無關政務的思辨。

伯里克利在雅典陣亡將士葬禮上的演講中,曾驕傲地說道“我們的政體名副其實為民主政體”,這種“名副其實”并不是由于制度設計,而是因為一種扎根于社會共識中的公共意識——“只有我們雅典人視不關心公共事務的人為無用之人”。在一個雅典公民的日常生活中,Agora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色諾芬在《回憶蘇格拉底》中圍繞著“蘇格拉底常出現在公共場所” 這個主題進行了全面的闡述,我們可以看出,參與公共討論是一個雅典公民天然的義務所在。Agora的特點是“無中心”、“多主題”,還有就是開放性,這與當時所有公民之間的平等地位相符合,無論是平日里的自由討論、辯論、演講,還是公民大會時的民主表決,這個地點所象征的都是思想和觀點的自由表達。當然,這種公民政治生活的發達是依賴于充足的“閑暇”生活的,而這種政治討論與勞動實踐相脫離的狀況是依賴于奴隸制的,因此,這種民主制的繁榮注定是短暫的、不牢固的。一旦失去了奴隸階層提供的勞動生產,所謂公民的政治生活就難以維持,所以,雅典的民主對話空間是難以復制的。當人們都開始迫于生計四處奔波時,公共討論再也無法覆蓋整個公民社會。

而在18世紀的啟蒙時代,在歐洲地區出現了更為非正式的公民社會。那個時代隨著報紙雜志等媒體以及沙龍、咖啡館等議論“場所”的發展,出現了許多圍繞公共事務進行“閱讀和議論的公眾”。這些人通過開放的理性討論形成公共的意見——輿論——由此充當公民社會要求與國家二者之間的媒介。同時他們也對國家持有監視和批判的意識,試圖對來自國家的對公民社會的介入進行有效的控制。哈貝馬斯在《公共領域的結構轉型》一書中提出了“公民型公共領域” 這樣一個概念。所謂的公共領域是我們的社會生活的一個領域,公共意見在其中得以形成,它在原則上向所有公民開放。

關于公共空間,阿倫特的思想更帶有一種復古傾向。她繼承了亞里士多德的一部分觀點,即將polis(城邦生活)認為是公共領域,oikos(經濟與家庭生活)認為是私人領域。這里將公共領域理解為平等的個人通過言語的交互而進行相互行為的場所,是人們圍繞所共通的事情,能夠自由的表明和交換不同意見的開放的共同場所。這其實和雅典城邦社會具有某種共通性,即重新恢復Agora在社會生活中的角色。

現代性具有自我解構的特點,這體現在公共領域就是多元性。隨著現代性轉型的進行,維持共同體的“絕對律令”在現代社會遭遇了嚴峻挑戰。相對主義、虛無主義成為時代的特質。

啟蒙之后,人的主體性被充分地挖掘。現代人渴望多元化、差異性,這既帶來解放和自由,也導致共同倫理基礎和理性規約的瓦解。

筆者認為,人們對于公共空間的態度經歷了一個否定之否定的過程:兩千多年前,亞里士多德在《政治學》中斷言:“人是政治(城邦)的動物” ,這種對于人的集體屬性的判斷在近代哲學中遭到了駁斥。洛克用自然狀態來說明人和政治共同體并沒有先天的關聯,人生來是獨立的,只不過為了避免戰爭狀態,人們才會締結條約,政治共同體僅僅是為了更好地維護個人利益的工具 。經歷了近代啟蒙等一系列社會運動,人們再也不會理所當然地認為“城邦先于個人”,反而是個人成為了中心。但是,當每個人都不再去關心公共事務,當每個人都汲汲于自己的私人空間和發展時,人們越來越感到孤獨。工業化讓每個人脫離了原先由血緣和地緣構筑的共同體,但原子化的個人卻突然發現,把無依無靠當做自由自在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所以,人們既排斥被束縛,又渴望與有意義的他者相遇。借助現代科技的發展,這種交流的欲望落在了一個新的空間中——互聯網。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shhlw/33574.html

江苏麻将有没有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