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2. 生活互聯網

從馬化騰分享的三個案例,看“互聯網+”如何為傳統企業賦能

4月20日,2017中國“互聯網+”數字經濟峰會在杭州舉辦。這次大會,以“賦能新結構,連接新動能”為主題,全國2000多位政企學界人士參會,其中就包括著名經濟學家周其仁、娃哈哈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宗慶后、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等重量級嘉賓。當然,騰訊公司董事會主席兼CEO馬化騰是必不可少的。

既然是要“連接新動能”,關于“互聯網+”賦能經濟轉型的話題也就成為重點。騰訊近幾年積極踐行“互聯網+”,與很多企業都有一定的合作,對于賦能企業的感知更深。馬化騰認為,“互聯網+”賦能實體經濟將創造巨大的創新機會,正由淺入深,與更多不同經濟領域結合產生新模式,互聯網公司與不同產業進一步加強融合創新。為了說明的這一點,他在分享中舉了很多例子。其中的三個案例極具代表性,能夠很好地詮釋“互聯網+”傳統企業之后的強大動能。下面,就跟大家聊聊“互聯網+”是如何為傳統企業賦能的。

案例一:北京郵政的效率大提升

第一個案例,是關于互聯網+物流的,小馬哥分享了一個北京郵政的案例。北京郵政通過騰訊的地址解析服務,做到了有效提升郵政服務的地址匹配率,從90%提升到96%。6%的效率提升,使得僅在北京人工干涉的包裹數量,就從每日5000單迅速下降到1000單。包裹的退轉率,也從8%降到6%。僅僅是一個地址解析服務,就讓北京郵政的工作效率發生這么大變化。

地址解析服務知識物流系統的一個淺層應用,其實讓用戶感知最為強烈的是微信下單。目前,包括四通一達在內的大部分物流,都支持客戶在微信上直接下單,根本不需要像以前那樣打電話下單或者找物流小哥。其實操作很簡單,只要關注某個物流公司的微信公號,就可以在主頁面選擇相應功能進行下單,用戶方便物流也省心,這就是“互聯網+”為大家帶來的生活服務上的便捷。如果物流企業能夠從底層進行徹底的互聯網化改造,效率還能大幅提升。

案例二:三一重工的服務化轉型

第二個案例,是互聯網+制造業的。三一重工是制造業的典型代表,制造能力非常之強,平均每5分鐘可以生產下線一臺挖掘機。但是,三一重工的商業模式并不是賣完機械就結束了,還需要為客戶提供維修、故障響應、備件、庫存等很多的售后服務。為了提高服務效率,三一重工與騰訊云共同搭建了一個工業互聯網平臺。這個平臺,把全球超過30萬臺重型機械設備通過互聯網連接起來,實時采集超過1萬個參數。這樣做結果事,機械設備在任何地點任何時間出現故障,平臺都能立即感知,實現了服務人員2小時到現場20小時解決問題的高效售后服務。

這樣一來,三一重工就不只是個生產制造機械設備的企業,商業模式已從純制造業轉變成服務業。初步做自產設備的售后服務,后期的售后服務是完全可以開放給其他商家的,專門承接行業的機械售后服務。甚至,還可以做租賃服務,買不起大型設備的施工單位,可以租賃其設備。如果錢不夠但想又想購買設備,只需要首付就行,三一重工可以為其提供供應鏈金融服務。在這樣的商業模式中,服務是主體,生產制造反而成了最基礎的環節。

事實上,圍繞機械設備的購買、售后、培訓等流程都可以衍生出相關的服務,商家還可以聯合更多的第三方服務商為用戶提供各種各樣的服務,就看廠商怎么去想去做了。這種因互聯網而變強大的商業模式,也就是互聯網企業常說的生態。傳統制造用信息技術實時聯網之后,其生產關系以及商業模式都會發生質變,這種新商業模式所產生的價值,并不比互聯網企業差,且比互聯網企業更接地氣。

案例三:通威集團的“滴滴醫魚”及個性化養魚

第三個案例,是互聯網+水產的,小馬哥舉了通威股份的例子。通威股份隸屬于通威集團,是全球最大的水產飼料生產企業。水產是一個非常傳統的行業,怎么跟互聯網結合呢?2015年,通威提出了“互聯網+水產”的概念,他們通過微信企業號“魚苗通”和“魚價通”,將魚苗企業和需求方銜接起來,包括養成之后的成交都通過微信連接,這比之前使用PC要方便快捷的多。

他們還使用了共享經濟模式,做了一個叫“魚病通”的應用。使用類似滴滴的LBS的模式,創造了水產界的“滴滴醫魚”。什么意思呢?比如說,你家魚塘里養的魚生了病,過去都要到處去找醫生,很有可能會耽誤疫情。現在好了,你可以直接在APP上尋找離你最近的魚病專家,選擇用戶評價高的專家來給你的魚治病。過去是你找專家,現在則是專家來找你,效率絕對是不一樣的。需求與供應關系,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而通威只是用了一個APP對接了各方的需求,這就是“互聯網+”的力量。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shhlw/33654.html

江苏麻将有没有挂